First slide
#同城 纽约女子遭尾随恐吓!纽约人需要推翻禁令 合法获得防狼喷雾
遇见纽约 发表于2022-05-12
去年12月初,我在纽约的街道上差点遇袭。还好挂在钥匙链上的辣椒喷雾成为了我的救星。

星期三的下午5点左右,我从健身房走回家。途经联合广场附近一条繁忙的街道时,一名男子突然对我发出猥亵的怪叫。我没有理会,只是低着头并加快步伐。但无论我跑得多快,他的声音都越来越近。当他追过四个街区后,嘴里的言辞越发露骨。

我拼命地寻找警察,但是没有成功。于是我决定跑进一家拥挤的药房,希望可以在人群中获得安全并甩掉他。但那个人却阴魂不散地跟着我走进药房。

他堵住了唯一的出口,一边对我口出狂言,一边大喊:“你知道的,我随时可以强奸你!”令我震惊的是,药房里的二十多名顾客、员工,甚至包括一名穿制服的保安都移开了视线,装聋作哑。

当他开始向我靠近时,我想起了口袋里的辣椒喷雾。我打开罐子,他犹豫了一下,给了我一秒钟的时间冲向门外。

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我一路跑回家,将公寓门上锁后,便大哭起来。

如果没有防狼喷雾的威胁,我不知道那名男子最后会做出什么。但我清楚地认识到,是辣椒喷雾使我摆脱了危险。

从那以后,我出门时总会随身携带辣椒喷雾。在纽约这座犯罪率不断飙升的城市,作为一名年轻女性,辣椒喷雾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自卫武器。

但一项荒谬的法律却阻碍了纽约人获得这种最基本的自卫工具。虽然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亚马逊在线订购辣椒喷雾,但州法律却禁止将此类产品运送到纽约地区。

目前,纽约市只有少数几家商店出售辣椒喷雾,其中不少店铺还因疫情已经关闭。不少市民还在Reddit上四处询问哪里可以买到这种防身工具。

然而,尽管人们的自卫需求越来越大,法律却没有随之更新。人们可以在Target买到斧头,但辣椒喷雾却无处可寻。自去年以来,纽约市总体犯罪率暴增近60%。近几个月来,还出现了一系列仇恨犯罪、地铁推搡以及令人发指的谋杀案。

与此同时,急于保护自己的纽约人正被迫绕过重重障碍寻找购买辣椒喷雾的渠道。4月,一个公益团体在华埠茂比利街(Mulberry Street)向女性和老人发放喷雾,吸引了大量民众围观。短短30分钟内,550支防狼喷雾就被全部送出。

附近咖啡店的咖啡师向我打听钥匙链上的辣椒喷雾在哪里购买,当我告诉她需要新泽西的收货地址时,她脸上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我自己都快成了那些辣椒喷雾的经销商。多名生活在纽约市的朋友向我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将购买的辣椒喷雾运送到我在新泽西州的家人地址,再由我转交给他们。

禁止运输辣椒喷雾是一项极其可笑的落后规定。要知道,纽约有超过150万的单身女性和100万老年居民,没有什么比防狼喷雾更易使用且非致命的自卫工具了。

现在我们终于有了一位务实、严厉打击犯罪的市长,是时候改变这项法律了。我呼吁州长凯西·霍楚尔(Kathy Hochul)和市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帮助推翻这一禁令,帮助纽约的弱势群体,恢复我们保护自己的基本自由。

代表自己或身边的弱势群体联系州长办公室、市长办公室或当地议员,促进法律更新,以确保更多像我这样的纽约人能够安全回家。

来源: “遇见纽约”微信公众号新闻
编译:Duke Yu
去年12月初,我在纽约的街道上差点遇袭。还好挂在钥匙链上的辣椒喷雾成为了我的救星。

星期三的下午5点左右,我从健身房走回家。途经联合广场附近一条繁忙的街道时,一名男子突然对我发出猥亵的怪叫。我没有理会,只是低着头并加快步伐。但无论我跑得多快,他的声音都越来越近。当他追过四个街区后,嘴里的言辞越发露骨。

我拼命地寻找警察,但是没有成功。于是我决定跑进一家拥挤的药房,希望可以在人群中获得安全并甩掉他。但那个人却阴魂不散地跟着我走进药房。

他堵住了唯一的出口,一边对我口出狂言,一边大喊:“你知道的,我随时可以强奸你!”令我震惊的是,药房里的二十多名顾客、员工,甚至包括一名穿制服的保安都移开了视线,装聋作哑。

当他开始向我靠近时,我想起了口袋里的辣椒喷雾。我打开罐子,他犹豫了一下,给了我一秒钟的时间冲向门外。

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我一路跑回家,将公寓门上锁后,便大哭起来。

如果没有防狼喷雾的威胁,我不知道那名男子最后会做出什么。但我清楚地认识到,是辣椒喷雾使我摆脱了危险。

从那以后,我出门时总会随身携带辣椒喷雾。在纽约这座犯罪率不断飙升的城市,作为一名年轻女性,辣椒喷雾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自卫武器。

但一项荒谬的法律却阻碍了纽约人获得这种最基本的自卫工具。虽然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亚马逊在线订购辣椒喷雾,但州法律却禁止将此类产品运送到纽约地区。

目前,纽约市只有少数几家商店出售辣椒喷雾,其中不少店铺还因疫情已经关闭。不少市民还在Reddit上四处询问哪里可以买到这种防身工具。

然而,尽管人们的自卫需求越来越大,法律却没有随之更新。人们可以在Target买到斧头,但辣椒喷雾却无处可寻。自去年以来,纽约市总体犯罪率暴增近60%。近几个月来,还出现了一系列仇恨犯罪、地铁推搡以及令人发指的谋杀案。

与此同时,急于保护自己的纽约人正被迫绕过重重障碍寻找购买辣椒喷雾的渠道。4月,一个公益团体在华埠茂比利街(Mulberry Street)向女性和老人发放喷雾,吸引了大量民众围观。短短30分钟内,550支防狼喷雾就被全部送出。

附近咖啡店的咖啡师向我打听钥匙链上的辣椒喷雾在哪里购买,当我告诉她需要新泽西的收货地址时,她脸上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我自己都快成了那些辣椒喷雾的经销商。多名生活在纽约市的朋友向我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将购买的辣椒喷雾运送到我在新泽西州的家人地址,再由我转交给他们。

禁止运输辣椒喷雾是一项极其可笑的落后规定。要知道,纽约有超过150万的单身女性和100万老年居民,没有什么比防狼喷雾更易使用且非致命的自卫工具了。

现在我们终于有了一位务实、严厉打击犯罪的市长,是时候改变这项法律了。我呼吁州长凯西·霍楚尔(Kathy Hochul)和市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帮助推翻这一禁令,帮助纽约的弱势群体,恢复我们保护自己的基本自由。

代表自己或身边的弱势群体联系州长办公室、市长办公室或当地议员,促进法律更新,以确保更多像我这样的纽约人能够安全回家。

来源: “遇见纽约”微信公众号新闻
编译:Duke Yu
评论(0
关于作者
遇见纽约
28纽约
找美食 交朋友
下载百味APP